最新网址:www.006book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大明:寒门辅臣 > 第十二章 你算什么东西

第十二章 你算什么东西

尾随痴汉?

李义不明白这个词的高深内涵,但也清楚,自己跟了一路,人家早就发现了。

“顾举人是吧,看样子,没借到钱。”

李义走上前,一脸威严。

顾正臣将包裹放到身后,目光中充满警惕与戒备,还有一丝熟悉带来的疑惑:“这位兄台,在谈话之前,先介绍自己更符合礼仪吧?”

李义微微一愣,连连点头称是,拱手道:“在下李善美。”

顾正臣皱眉,看向河水。

眼前人似是哪里见过,可并不记得有一个叫李善美的人物。

李义见顾正臣出神,出声打断:“在想何事?”

顾正臣指了指河流远处的石碑:“那碑像是岘首碑。”

李义看着顾正臣深邃的目光,旋即大笑起来,拍掌道:“好一个顾举人,怎么,你想看我流泪?”

顾正臣淡淡一笑,过了桥,走向亭子。

两人对话显得莫名,令人费解。要理解两人对话,需要明白这背后的典故。

岘首碑,位于湖广襄阳。

晋时,羊祜任襄阳太守,有政绩。后人以其常游岘山,故于岘山立碑纪念,称岘首碑,又名羊公碑。

孟浩然去了一趟,哭了一场,所谓“羊公碑尚在,读罢泪沾襟。”

李商隐去了一趟,哭了好几场,所谓“湘江竹上痕无限,岘首碑前洒几多。”

范仲淹去了也哭……

最让李义郁闷的是,宋时有一词人名为李善美,留下残诗“岘首何人碑,行客独垂泪”,此时顾正臣指着远处的石碑说像岘首碑,不是摆明了说:你是不是应该哭两嗓子,流几滴泪?

短亭,微风。

李义坐在石凳上,感叹道:“朝廷突然取消科举,确实让无数读书人措手不及,像你这般因进京赶考落得家境困顿的想来也不是独一个。就事论事,朝廷在这件事上,确实缺乏没考虑周全。”

顾正臣凝眸看着李善美,你小子胆子够大,不愧是干过尾随的人。

取消科举的是老朱,你说老朱没考虑周全,就不怕这话顺着风吹到金陵,老朱把你全家都考虑周全了?

李义指了指南面的滕县城,询问:“坊间说,顾举人受赵家煎迫,不得不主动悔婚赵家,是否为真?”

顾正臣信步走出亭子,阳光照在身上:“是我主动悔婚。”

李义看着顾正臣,凝重地点了点头:“也是,赵家强势,定是逼迫你,让你一口咬定主动悔婚。”

顾正臣有些惊讶地回过头,看向李义,这个家伙八卦也就罢了,还青红不分,自己都说了,是主动的,你非要脑补被人逼迫的画面……

“李兄跟我一路,该不会只是问这等小事吧?”

顾正臣不想再解释,转而问。

李义呵呵笑了笑,摇头说:“自然不是,我此番来,主要是想问一问顾举人,平生之志向为何。”

“志向么?”

顾正臣恨不得拿起包裹砸死这个家伙,顾家都揭不开锅,妹妹都快保不住了,还谈什么志向,再志存高远的志向,也得平衡现实,站在现实之外谈志向,那是空想,是对志向耍流氓。

“你的志向是?”

顾正臣反问。

李义面色肃穆,极是认真地拱手说:“平生抱负,当朝龚黄。”

顾正臣眉头一抬。

龚黄,指的是汉循吏龚遂与黄霸。

推荐阅读: 紫气仙朝 重生之武动星空 奈何总裁太霸道 斗罗之圣墟觉醒 我有一个天命要改 清穿之躺赢 幼稚园全都重生了,除了……[九零] 我是你的哥德巴赫猜想 陆羽官场小说 药门凰后有空间